口述:顏 馨(化名)記錄:小雅
  我今年28歲,兒子15個月,從寶寶降生那一刻,我才深切體會到做媽媽遠沒有書中描寫得那麼溫馨美好。恰恰相反,兒子嘶啞的哭喊、我的手足無措,使我變得像魔鬼似的衝動易怒。更可怕的是我把無處釋放的邪火、無法自解的壓力,像往外潑水一樣全部傾倒在兒子身上。看著孩子被驚嚇後的茫然無辜,懊悔的情緒又瞬間排山倒海地向我襲來。
  自從兒子出生後,我和婆婆之間產生了一種奇妙的現象——以兒子為核心的爭寵。比方說,鄰居來家裡串門,婆婆會邀功似的扯著嗓門驕傲地炫耀:“我家孫子叫的第一聲是奶奶,骨血就是骨血,孫子永遠跟奶奶親。”我心裡很是不屑地哼一聲:我是晨昏顛倒的職場媽媽,你整天大包大攬地接過照看孫子的任務,不許任何人插手,他能不跟你親嗎?我清早出門上班,兒子尚在睡夢中,中午在單位吃,下午一過五點,我恨不能插上翅膀往回趕,就盼著抱抱兒子,和他親熱親熱。可小小的孩子哪裡肯給我面子?面對我張開雙臂的熱情,他的兩條小腿用力一蹬學步車,身子歪歪扭扭地滑向另一邊去找奶奶,任憑我手拿新買的玩具和美食哄他,兒子就是膩在奶奶身邊不理我。
  我這心呀甭提多難受了,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竟然和另外一個女人親近,就連吃飯洗澡睡覺甚至下樓找小朋友玩耍,兒子需要的永遠是奶奶,我這個做媽媽的有時連配角都沒資格做。讓我耿耿於懷的是婆婆得意忘形的神情,每次從我懷中抱走哭鬧的兒子,她總有種捨我其誰的霸氣,好像在告知天下所有人:孫子離了誰都行,就是離不開奶奶。有一天晚上,我拿著各色彩筆在紙上畫畫,才把兒子哄得團團轉,小家伙也很賞臉地點頭答應“跟媽媽睡”。可婆婆這時竟然又來無端添亂,一個“抱抱”的姿勢惹得兒子反悔了,伸著小手要跟奶奶。一股邪火從我心中猛然騰升,對婆婆的厭恨全部遷怒到兒子身上,我對著兒子的小屁股狠拍了一巴掌,又把他往沙發上重重一放,由於用力過大,兒子被沙發反彈了一下,差點掉到地上。
  婆婆心疼地抱起哇哇大哭的兒子,嘴裡反覆念叨著,“媽媽不要寶寶了,真是個壞媽媽。”老公又走上前推了我一把,大聲怒斥道:“有病啊你,沖那麼小的孩子發火。”我被老公推得趔趄幾下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那一刻,我的情緒猛然間坍塌,邪念像被魔鬼施了咒語一樣歹毒:想殺了婆婆,是她奪走了兒子對我的愛,而且不止一次說過“媽媽不要寶貝了”,她居心何在?想殺了兒子,生他時難產,我差點丟了性命,他卻跟奶奶親;想殺了老公,他除了苛責就是貶低我,凡事都是我的錯;我也想到了自殺,連蹣跚學步的兒子都不需要我,我就是個多餘的人,亂成一鍋粥的日子是一種看不到希望的煎熬。如果不是公公及時過來勸架,我肯定會做出瘋狂的舉動。事後冷靜下來,我感覺自己真成了十惡不赦的壞媽媽,比童話里害人的巫婆還要壞,怎麼會產生如此可怕且大逆不道的歹念?
  最近,我不斷地從報紙和電視上看到“虐童案”、“父母施暴”的新聞報道,觸目驚心的案例刺得我心疼。坦白說,我從小就是在“暴力”中長大的。我爸媽感情不好,倆人屬於那種為了孩子而維持婚姻的夫妻。他們一生氣,我就得遭殃:“要不是有你拖累著,我早和你爸離婚了。”咬牙切齒且不分場合的咒罵是我媽亘古不變的嘴邊話,至今照說不誤,好像我欠了她一生的幸福。我爸則採取無視的沉默與我媽對峙,倘若急眼了,他便猶如火山爆發般把家裡的東西砸個遍。當初和老公結婚時,我首先看中的是公婆的和睦相處,從沒見倆人紅過臉。誰承想,兒子出生後,婆婆獨斷專行、越俎代庖,老公一味責備,讓我很是孤立無援。我曾幾度懷疑自己是否繼承了爸媽的“暴力”基因,否則兒子怎麼成了我的“出氣筒”?!
  兒子柔弱嬌嫩得像一個小肉團,但他似乎已經會看我的臉色了,我一不高興,小家伙的眼神立刻流露出膽怯和畏懼。兒子清澈純真的眼睛居然對媽媽散髮出異樣的眼光,可想而知,我是多麼愧疚自責。我常常想,決不能讓兒子重覆我的成長模式,但我不懂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好媽媽,讓孩子在安寧祥和的氛圍中快樂長大,所以,我需要心理老師來幫助我填補這方面的空缺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我為何總是對著柔弱的兒子發火)
創作者介紹

italy

ft27ftupp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