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29日,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兒童安全基金“女童保護”項目在京發佈《2013-2014年兒童安全教育及相關性侵案件情況報告》(以下簡稱“《報告》”)。
  “過去一年間,兒童性侵案件呈現出四大特征:高頻爆發、受害人群低齡化、農村為案件重災區、熟人犯案高發。”《報告》中說。
  性侵受害者趨向低齡化
  “女童保護”是由全國各地數百名女記者於2013年6月1日聯合京華時報社、人民網、中國青年報及中青公益頻道等媒體單位聯合發起的公益項目。《報告》調研時間段為2013年5月23日至2014年5月22日。
  “我們長年來講的兒童安全概念都是‘過馬路小心’這樣的意外傷害。但實際我們更應該關註針對兒童的人為傷害。”“女童保護”專家組成員、中國青年政治學院中國社工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小軍教授說。
  《報告》顯示,過去一年,僅被媒體曝光的性侵兒童案件就高達192起,平均1.90天就曝光一起。這一總量,是2013年全年曝光125起的1.5倍多。
  “此類案件隱蔽性較強,破案難度大,已被公開曝光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。”“女童保護”項目發起人之一孫雪梅表示。
  女童保護項目統計,被公開報道年齡的343名受害者中,8歲到14歲的有293人(含6名男生),占總量的85.42%。
  這一高比例數值,比2013年全年曝光性侵兒童案件受害者中的小學生占比81.15%又有所上升。
  另外,5歲以下的性侵受害者共4人,5~8歲受害者有38人(含1名男生),14歲以上的未成年受害者8名(含3名男生)。
  男童性侵案件也應引起社會警惕。《報告》統計顯示,過去一年,至少發生了6起猥褻男童案,已被證實的受害者就有10人。“因此,在授課實踐中,女童保護志願者堅持對男女學生同堂授課。”孫雪梅說。
  鄉村為性侵兒童重災區,熟人作案高發
  《報告》指出,鄉村地區是性侵兒童案件爆發的重災區。過去一年曝光的192起性侵兒童案件中,至少有106起發生在鄉鎮、農村地區,占總量的55.21%。其中,留守老人性侵兒童案件有16起。
  第三個特征是,熟人作案呈現高髮狀態。《報告》顯示,過去一年曝光的性侵案件中,陌生人作案僅占38起,其餘80.20%均為不同程度的熟人犯罪。
  其中,師生關係占比最高,達42起;鄰居關係緊隨其後,達36起。網友關係、所在區域保安人員關係均有10起。
  女童保護專家團隊表示,熟人作案比陌生人作案更為隱蔽,多次、多年侵害的現象更為集中,亟待引起未成年人監護人、教育者的重視。
  從曝光案件的犯罪者身份職業來看,農民(含城市農民工)是作案最多的群體,達52起。教師作案達到42起,其中校長作案達到11起,官員作案5起,醫生作案兩起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《報告》中披露的數字僅僅是保守估計,因保護受害者隱私,部分新聞中隱去相關地域信息,未統計在內。
  防性侵教育,急需填補教材空白
  案件高頻爆發的原因之一,是性安全教育的缺失。
  女童保護項目調查了北京、福建、湖北、貴州等8省市的235名小學男生、219名小學女生,僅有17.58%的孩子知道什麼是性教育,60.88%孩子不知道何為性教育,21.54%的孩子選擇“似懂非懂(知道一點點)”。
  而家長們更是疏於教育,在902名受訪家長中,對孩子進行過性教育的僅占35.92%,56.49%的家長從未向孩子講過預防性侵害的知識。
  “近年來的性侵兒童案件,確實到了挑戰社會底線的地步。”今天與會的全國政協委員、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,“需要全社會、特別是政府來引領推動。”
  2013年,教育部、公安部、共青團中央和全國婦聯四部委聯合出台《關於做好預防少年兒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見》,要求各地教育部門開展性知識教育,預防性侵害的發生。
  “目前,我國義務階段的防性侵教育還止步不前,”《報告》指出,“這並非因為地方政府或教育系統工作人員抵制、不贊同兒童安全教育,而正是因為缺少自上而下的權威教案和標準,使得地方試圖推進《意見》落實卻無從著手。”
  2013年年底,“女童保護”團隊在結合國內外兒童防性侵經驗、成員多地試講的基礎上,經過眾多性教育學、心理學、社會學、法律界一線專家的數輪建議、修訂後,修改40多次,最終形成具有獨立知識產權的《防性侵教育小學課堂45分鐘標準教案》,並於2014年全國兩會期間在網上公開發佈。
  這45分鐘的獨立教案目前在貴州、雲南、北京、廣東、湖北、江蘇、山東等8個省市進行了推廣試講。今後還將推出初中生版本的防性侵教育教案。
  “我們在此強烈呼籲儘快出台權威專業的防性侵教程,以切實推進落實四部委《意見》,真正讓未成年人得到防性侵安全常識的普及,加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保護。”孫雪梅說。
  本報北京5月29日電  (原標題:性侵受害兒童低齡化 農村成重災區)
創作者介紹

italy

ft27ftupp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